【星級專欄:張蔓莎】探索屬於我們獨一無二的東方美學,投進《陰翳禮讚》的唯美空間
「如果將日式房間比喻為水墨畫,拉門就是墨色最淡的部份,壁龕是最濃的部份。 我每次看到日式房間精心設計的壁龕,總不免感嘆日本人是多麼了解陰翳的秘密。」 《陰翳禮讚》是近期自己好喜歡的一本書。 有關建築、有關美學,有關東方的獨特性。 作者是日本二十世紀著名的文學和美學大師谷崎潤一郎,這書是他的隨筆,而陰翳禮讚是此書的第一章,也是時至今日讓人明白東方美學精髓的重要篇章。 讓人難以想像的是這本一九三三年寫成的書,至今翻閱仍然讓人著迷於字裏行間的生活美學和作者所推崇那強烈的唯美主義。 陰翳,初看書名這兩字還不明其意,慢慢經我理解,應是: 幽暗中微微散發著有紋理有層次,並帶有有質感的柔光。 當中其陰翳在於漆器的描寫,我覺得是本章形容美學最精髓的部分之一。 「漆器真宛如淌流在榻榻米上的數道小溪所湛湛蓄積的池水、四下補捉孤燈倒影,如絲如縷、幽幽渺渺、忽隱忽現,像是在黑夜上織出如蒔繪般的花紋。」 談及日本漆器,日本傳統喜歡日積月累的手漬,有歲月痕跡的銅銹,谷崎認為適合於在幽暗的場所中欣賞,也只有在微光中,漆器之美才能發揮的淋漓盡致。而相反,西方人看到反而會覺得髒,非把它擦得乾淨發亮。 說到底我們看到到北歐風格和西方設計,裏面都是白到發亮的器具。 所以書中不難發現作者常以西方的建築、設計,甚至餐廳的佈置與東方的作比較,而比較裏,在他的文字看來,都是我們東方的優勝。記得某位外國旅行家表示,日本最不崇洋,並且在風俗習慣建築等方面還保存著最多古老日本的美好之處。我想這也難怪日本的文化總是讓人深究和欣賞吧。 除了建築和設計的分別,我特別喜歡有一段描述女人的節錄。這是在書中其中一章《女人與性慾》中提到女人與陰翳的關係。 「月亮永遠是同一個月亮,女人又永遠是同一樣一個女人。他們在黑暗中聽着窸窸窣窣的聲音,嗅聞衣裳的香氣,觸摸柔滑的秀髮,憑着摸索感受滑的肌膚觸感,而且黎明來臨是那些東西彷彿都會消失無蹤。」 「女人其實就躲在那暗黑的深處,不偏不倚蹤影,只是在「恍如夢」的世界如幻影出現。蔥白此月光,食療日聰明,脆弱與草上露珠,簡而言之,是黑暗的大自然產生的凄艷魑魅之一。」 看到這裏心裏一暖,覺得有這樣的文字描述女性真好。西方人所謂的東方的神秘,大概就是指這種昏暗擁有的詭異靜謐。 除了視覺的描寫,谷崎還從五感描繪空間、漆器、光暗第元素,譬如說漆器與陶器的不同處,陶器觸感沉重冰冷,導熱快不適合盛熱物,反觀漆器觸感非常柔和,亦不會不小心就發出刺耳的聲響,以漆器盛湯是用陶器無法感受的。 從他的文字裏,我們彷如置身日式房間、彷似看到漆器的樣貌、女人在光暗下的肢體、食物被盛載的樣貌與氣味⋯⋯五官都被他描繪的所影響,這也是我如此喜愛這本書的原因,真的好喜歡。 在當時作者認為歐美現代化講究明亮與快速,這樣破壞東方與日本原油含蓄的美感。含蓄或保留想像空間的美感反而不見了。說實在自己對於美學的聯想是有擴大了。 「美並不存在於物體,而在物體與物體間的陰翳與明暗之間。」 書名的英文譯名是In Praise of Shadows,對我而言,shadows 還不夠解釋陰翳,Shadows 是影子/陰影,而陰翳卻是幽暗中那神秘又充滿層次的微光,苟延殘喘,讓人百看不厭。這就是我們東方人獨有的詞彙。
張蔓莎 Sabr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