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介
雜誌分類

用音符表現出香港樂曲的新生命 《Guitar Calling》展現流行中的另類

用結他弦線編織出香港結他手的音樂深情 用音符表現出香港樂曲的新生命 《Guitar Calling》展現流行中的另類   工匠一雙巧手可以編織出獨一無二的絲綢;結他手可以用結他弦線編織出美妙的樂曲。這次Brave Nusic推出的純音樂專輯《Guitar Calling》,可算是香港第一張結集不同職業結他手演奏的純結他音樂專輯,結合Acoustic、Jazz、Rock以至更重型的Extreme metal等多元化音樂類型,以多層次編曲手法重新編排,讓他們簇新的音樂想法盡情發揮,用音符表現出新的生命。   《Guitar Calling》結集了九位本地職業結他手,演繹八首由他們親自挑選的廣東歌,有舉世認識的,亦有代表香港文化的電影主題音樂,重編後不但保留原曲的個性和味道,也令樂迷感受到一份意想不到的新時代感,充份表現出每位結他手在編曲和演奏上的功力,展現流行中的另類,開拓本地薑新的一頁。  「作為唱片公司的A&R兼結他手,製作一張純結他音樂專輯是我的夢想。得到公司和一眾出色的職業結他手支持,令我這個夢想成真。」環球唱片A&R Anthony。   作為一個有創意及多元化的音樂品牌,推出「Guitar Calling」只為表揚出色的音樂人,商業原素已經不是考慮因數之一,希望為大家製作一張有誠意的專輯,讓廣大樂迷知道香港有一班出色的音樂人、幕後製作人和創作人。   歌曲介紹:  1.《Enter The Dragon》[Guitarist Tommy Chan] 曲:Lalo Schifrin  詞:Lalo Schifrin 編曲:Tommy Chan  結他手/監製:Tommy Chan 《Enter The Dragon》原曲由Lalo Schifrin創作,也是碟內唯一一首來自西方音樂人的作品。Tommy構思重編這曲時,並不希望作品變得香港化,增添了很多自己的風格,包括在歌曲中加入結他、鼓和電子琴的Solo,將各種樂器的特色發揮岀來,罕有的編曲,另類的味道,是Tommy最想表達的風格。這首重編版《Enter The Dragon》,代表了香港結他手的心思,也令人聯想起李小龍武打時的場境。   2.《長髮》[Guitarist Barry Chung] 曲:Barry Chung  詞:林振強 編曲:Barry Chung  結他手/監製:Barry Chung 重編版《長髮》打破了Barry多年來用最多樂器的編曲紀錄,當中包括三支Bass、三支鋼線結他、一支尼龍結他、兩支Mandolin結他、一支Ukulele Banjo,更收錄了他第一次親手打的Snare Drum,也有西藏的Bell、Shaker、Tamborine和 Programming,都完完全全用在這曲中,每根結他弦在他的指縫間皆發揮得非常透徹。重編版《長髮》,對Barry來說是一種挑戰,對樂迷來說是另一份普及的味道。   3.《刺客》[Guitarist劉以達] 曲:劉以達  詞:林振強 編曲:劉以達  結他手/監製:劉以達 相隔了三十多年,劉以達重新演繹自己創作的《刺客》,用富有現代感的方式來重編這歌曲,加入電子搖滾,以一種Garage Band的感覺做音樂底,然後才加上主調部分。達哥選用了兩支陪伴了他超過十年以上的結他,Gibson銀色面Les Paul來玩主曲調部分,而背景音樂部分則用了Fender的一支Strat。這支陳年Fender因為沒有換線,聲音清脆不再, 但這種麻破的聲響的扭曲音色,反而非常適合今次《刺客》的氣氛。   4.《不羈的風》[Guitarist Mike Orange] 曲:Ohsawa Yoshiyuki  詞:Urino Masao  改編詞:林振強 編曲:Mike Orange  結他手/監製:Mike Orange 《不羈的風》是Mike Orange第一首瘋狂迷上的歌曲,他選用了80 - 90年代日本的搖滾曲風來重編,增添一些原曲沒有的和聲,同時保留了那種跳脫不了的年代感,以及張國榮那種不羈的味道,籍此向80年代的搖滾樂致敬。Mike將自己的個性融入到歌曲裡,大家欣賞時最入心的,就代表了你對《不羈的風》這首歌曲的感受。   5.《張氏情歌》[Guitarist Goro Wong] 曲:周國賢  詞:小克 編曲:Goro Wong  結他手/監製:Goro Wong Goro選上周國賢寫給陳奕迅的《張氏情歌》,這首曾和Endy一起為Eason監製的歌曲,也是他第一次為Eason監製作品。歌曲的Chord不太多,寫得很簡潔,也因為這樣,可以給他更大的空間去重新創作。歌曲加入了很多新元素,Goro希望樂迷在聆聽這音樂版本時,能被歌曲的結他Solo吸引,懂得欣賞這首Goro版本的《張氏情歌》 -「高佬情歌」。     6.《畫意》[Guitarist崔展鴻] 曲:王菀之  詞:林夕 編曲:崔展鴻  結他手/監製:崔展鴻 崔展鴻演奏王菀之的《畫意》,用不同的弦線表達出歌詞的詩情畫意和情緒,感覺出乎意料的獨特。在歌曲的編排過程中,他花不少時間去鑽研弦線的運用,曲中的一個小節、一個音符,都是最大考慮的地方。用不同的弦線彈同一個音符,出來的感覺可以完全不一樣。用弦線表達歌曲的情緒,用音符剖白內心的感覺,從歌曲探索他的音樂心情。   7.《白玫瑰》 [Guitarist Andrew Cheung] 曲:梁翹柏  詞:李焯雄 編曲:Andrew Cheung  結他手/監製:Andrew Cheung Andrew 選奏陳奕迅的《白玫瑰》,編曲時他不刻意偏重原本歌唱的部分,隨手拿起一支七弦結他便隨心的改編。Andrew 認為要展現歌曲的靈魂,同時要保留全首歌最神髓的人聲絕不容易,但隨心的演繹是能直接把自己的情緒傳遞出來,表現出更豐富的音樂質感。 Andrew 彈指撥動過的弦線,奏出生命的美麗和憂傷,結他多了一條低音B弦線,不只為這曲帶出一種特別感覺 ,更賦予歌曲一個新的靈魂。   8.《荒蕪中起舞 (feat. Steffunn勳) 》[GuitaristJeff @Dusty Bottle / Tin Hang@ONE PROMISE] 曲:盧凱彤@人山人海  詞:周耀輝/ 盧凱彤@人山人海 編曲:Jeff So@Dusty Bottle / Tin Hang@ONE PROMISE   結他手/監製:Jeff So@Dusty Bottle / Tin Hang@ONE PROMISE
整張專輯唯一一首由兩位結他手合作演奏的作品,就是同樣來自Brave Nusic旗下,分別屬於Dusty Bottle的Jeff和ONE PROMISE的天衡,一同演奏盧凱彤《荒蕪中起舞》。這首歌的旋律非常簡潔動聽,他們重編時不但要保留歌曲的原貌和人聲傳神的感覺,同時亦要保留自己彈奏結他的個性。兩個結他手,兩份音樂靈魂,用音符編寫出一份致敬,走出新一代結他手的想法,同時象徵了一份新的音樂精神。
2015-02-05T08:00:00+08:00
用音符表現出香港樂曲的新生命 《Guitar Calling》展現流行中的另類
撰文: Iris

用結他弦線編織出香港結他手的音樂深情
用音符表現出香港樂曲的新生命
《Guitar Calling》展現流行中的另類
 
工匠一雙巧手可以編織出獨一無二的絲綢;結他手可以用結他弦線編織出美妙的樂曲。這次Brave Nusic推出的純音樂專輯《Guitar Calling》,可算是香港第一張結集不同職業結他手演奏的純結他音樂專輯,結合Acoustic、Jazz、Rock以至更重型的Extreme metal等多元化音樂類型,以多層次編曲手法重新編排,讓他們簇新的音樂想法盡情發揮,用音符表現出新的生命。
 
《Guitar Calling》結集了九位本地職業結他手,演繹八首由他們親自挑選的廣東歌,有舉世認識的,亦有代表香港文化的電影主題音樂,重編後不但保留原曲的個性和味道,也令樂迷感受到一份意想不到的新時代感,充份表現出每位結他手在編曲和演奏上的功力,展現流行中的另類,開拓本地薑新的一頁。 
「作為唱片公司的A&R兼結他手,製作一張純結他音樂專輯是我的夢想。得到公司和一眾出色的職業結他手支持,令我這個夢想成真。」環球唱片A&R Anthony。
 
作為一個有創意及多元化的音樂品牌,推出「Guitar Calling」只為表揚出色的音樂人,商業原素已經不是考慮因數之一,希望為大家製作一張有誠意的專輯,讓廣大樂迷知道香港有一班出色的音樂人、幕後製作人和創作人。
 
歌曲介紹:
 1.《Enter The Dragon》[Guitarist Tommy Chan]
曲:Lalo Schifrin  詞:Lalo Schifrin
編曲:Tommy Chan  結他手/監製:Tommy Chan
《Enter The Dragon》原曲由Lalo Schifrin創作,也是碟內唯一一首來自西方音樂人的作品。Tommy構思重編這曲時,並不希望作品變得香港化,增添了很多自己的風格,包括在歌曲中加入結他、鼓和電子琴的Solo,將各種樂器的特色發揮岀來,罕有的編曲,另類的味道,是Tommy最想表達的風格。這首重編版《Enter The Dragon》,代表了香港結他手的心思,也令人聯想起李小龍武打時的場境。
 
2.《長髮》[Guitarist Barry Chung]
曲:Barry Chung  詞:林振強
編曲:Barry Chung  結他手/監製:Barry Chung
重編版《長髮》打破了Barry多年來用最多樂器的編曲紀錄,當中包括三支Bass、三支鋼線結他、一支尼龍結他、兩支Mandolin結他、一支Ukulele Banjo,更收錄了他第一次親手打的Snare Drum,也有西藏的Bell、Shaker、Tamborine和 Programming,都完完全全用在這曲中,每根結他弦在他的指縫間皆發揮得非常透徹。重編版《長髮》,對Barry來說是一種挑戰,對樂迷來說是另一份普及的味道。
 
3.《刺客》[Guitarist劉以達]
曲:劉以達  詞:林振強
編曲:劉以達  結他手/監製:劉以達
相隔了三十多年,劉以達重新演繹自己創作的《刺客》,用富有現代感的方式來重編這歌曲,加入電子搖滾,以一種Garage Band的感覺做音樂底,然後才加上主調部分。達哥選用了兩支陪伴了他超過十年以上的結他,Gibson銀色面Les Paul來玩主曲調部分,而背景音樂部分則用了Fender的一支Strat。這支陳年Fender因為沒有換線,聲音清脆不再,
但這種麻破的聲響的扭曲音色,反而非常適合今次《刺客》的氣氛。
 
4.《不羈的風》[Guitarist Mike Orange]
曲:Ohsawa Yoshiyuki  詞:Urino Masao  改編詞:林振強
編曲:Mike Orange  結他手/監製:Mike Orange
《不羈的風》是Mike Orange第一首瘋狂迷上的歌曲,他選用了80 - 90年代日本的搖滾曲風來重編,增添一些原曲沒有的和聲,同時保留了那種跳脫不了的年代感,以及張國榮那種不羈的味道,籍此向80年代的搖滾樂致敬。Mike將自己的個性融入到歌曲裡,大家欣賞時最入心的,就代表了你對《不羈的風》這首歌曲的感受。
 
5.《張氏情歌》[Guitarist Goro Wong]
曲:周國賢  詞:小克
編曲:Goro Wong  結他手/監製:Goro Wong
Goro選上周國賢寫給陳奕迅的《張氏情歌》,這首曾和Endy一起為Eason監製的歌曲,也是他第一次為Eason監製作品。歌曲的Chord不太多,寫得很簡潔,也因為這樣,可以給他更大的空間去重新創作。歌曲加入了很多新元素,Goro希望樂迷在聆聽這音樂版本時,能被歌曲的結他Solo吸引,懂得欣賞這首Goro版本的《張氏情歌》 -「高佬情歌」。
   
6.《畫意》[Guitarist崔展鴻]
曲:王菀之  詞:林夕
編曲:崔展鴻  結他手/監製:崔展鴻
崔展鴻演奏王菀之的《畫意》,用不同的弦線表達出歌詞的詩情畫意和情緒,感覺出乎意料的獨特。在歌曲的編排過程中,他花不少時間去鑽研弦線的運用,曲中的一個小節、一個音符,都是最大考慮的地方。用不同的弦線彈同一個音符,出來的感覺可以完全不一樣。用弦線表達歌曲的情緒,用音符剖白內心的感覺,從歌曲探索他的音樂心情。
 
7.《白玫瑰》 [Guitarist Andrew Cheung]
曲:梁翹柏  詞:李焯雄
編曲:Andrew Cheung  結他手/監製:Andrew Cheung
Andrew 選奏陳奕迅的《白玫瑰》,編曲時他不刻意偏重原本歌唱的部分,隨手拿起一支七弦結他便隨心的改編。Andrew 認為要展現歌曲的靈魂,同時要保留全首歌最神髓的人聲絕不容易,但隨心的演繹是能直接把自己的情緒傳遞出來,表現出更豐富的音樂質感。
Andrew 彈指撥動過的弦線,奏出生命的美麗和憂傷,結他多了一條低音B弦線,不只為這曲帶出一種特別感覺 ,更賦予歌曲一個新的靈魂。
 
8.《荒蕪中起舞 (feat. Steffunn勳) 》[GuitaristJeff @Dusty Bottle / Tin Hang@ONE PROMISE]
曲:盧凱彤@人山人海  詞:周耀輝/ 盧凱彤@人山人海
編曲:Jeff So@Dusty Bottle / Tin Hang@ONE PROMISE  
結他手/監製:Jeff So@Dusty Bottle / Tin Hang@ONE PROMISE
整張專輯唯一一首由兩位結他手合作演奏的作品,就是同樣來自Brave Nusic旗下,分別屬於Dusty Bottle的Jeff和ONE PROMISE的天衡,一同演奏盧凱彤《荒蕪中起舞》。這首歌的旋律非常簡潔動聽,他們重編時不但要保留歌曲的原貌和人聲傳神的感覺,同時亦要保留自己彈奏結他的個性。兩個結他手,兩份音樂靈魂,用音符編寫出一份致敬,走出新一代結他手的想法,同時象徵了一份新的音樂精神。

編者介紹
Iri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