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s Pick
Categories

Oscar涂毓麟首次作曲唱出現況心聲 疫情下的校園生活唯有《視像見》

一部手機,一個軟件,在這個環境下,再次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 「當快樂會消失得這樣忽然 如世界也早給污染」 疫情下,大家都將時間專注留在家中,即使是工作抑或上課,大家都把事情帶回家處理。以往可以隨時出門的時間變得奢侈,同時,與家人和朋友見面的時間都一樣變得奢侈。慶幸,現在有視像通話,只要用手機一按,可以短暫地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即使不能見面也能視像見! 「每日仍舊有一天明天 無從得知發展」 《視像見》是Oscar涂毓麟與好友林白言共同作曲,用音樂去紀錄各自對將來的困惑,而林寶的歌詞亦替Oscar道出他如何面對疫情下的校園生活。Oscar在錄音時特別感觸,尤如唱出自己和一班朋友的故事,《視像見》描寫了Oscar的現況,對他來說非常有意義,也是他的心聲。 這是Oscar第四首與Eric Kwok、林寶和張子堅合作的音樂作品,編曲人張子堅今次用了特別手法去處理傳統鋼琴聲音,為《視像見》增添幽默感。MV邀請到劉翁 (Sunny Lau) 為Oscar新歌執導,Sunny加入很多與Oscar往事有關的物件於MV內,勾起大家不少共鳴和回憶。MV更邀請到Chloe蘇皓兒及Phoebus吳啟洋參演,三位年輕人互相帶動氣氛,令MV拍攝順利完成,Oscar亦得到一次寶貴演出經驗。 《視像見》 曲:Oscar Tao/林白言 詞:林寶 編:張子堅 監:Eric Kwok 為何明天今天都不可多見面 唯有約你 到幾點鐘上線 全宇宙停頓 尚要過幾天 視窗中 開軟件 誰和誰打開書簿 空虛未填好 訴苦須扭好咪高鋒角度 未夠親暱都好 反正想到前途 暫時沒法擁抱 當快樂會消失得這樣忽然 如世界也早給污染 每日仍舊有一天明天 無從得知發展 預計很多要事 現在每天 竟可充分睡眠 然後發現變遷 都算做磨練 原來畢業也可免 誰和誰分開堅忍 近日在呆等 間中可收到邀請多慶幸 上次傷心得很 今晚交換下文 話題尚算吸引 當快樂會消失得這樣忽然 如世界也早給污染 每日仍舊有一天明天 無從得知發展 預計很多要事 現在每天 竟可充分睡眠 然後發現變遷 都算做磨練 原來畢業也可免 明明容貌已隔著片紗 若落淚 亦要喝下它 電充多幾格 再問你好嗎 想到目前 想起開心是幾時 還是你我都經已改變 昨日毋用替孤單求醫 然而今天至知 自覺很少見面 現在每位 一一都在面前 如若有著掛牽 不當做閒事 就隔空共你相見 明年同窗會不開於窗框裡面 無法設宴 也親身的去見 如再度團聚 未算太驚險 甚麼都 不蓋掩
2015-02-05T08:00:00+08:00
Oscar涂毓麟首次作曲唱出現況心聲 疫情下的校園生活唯有《視像見》
Editor: Iris

一部手機,一個軟件,在這個環境下,再次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

「當快樂會消失得這樣忽然 如世界也早給污染」
疫情下,大家都將時間專注留在家中,即使是工作抑或上課,大家都把事情帶回家處理。以往可以隨時出門的時間變得奢侈,同時,與家人和朋友見面的時間都一樣變得奢侈。慶幸,現在有視像通話,只要用手機一按,可以短暫地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即使不能見面也能視像見!

「每日仍舊有一天明天 無從得知發展」
《視像見》是Oscar涂毓麟與好友林白言共同作曲,用音樂去紀錄各自對將來的困惑,而林寶的歌詞亦替Oscar道出他如何面對疫情下的校園生活。Oscar在錄音時特別感觸,尤如唱出自己和一班朋友的故事,《視像見》描寫了Oscar的現況,對他來說非常有意義,也是他的心聲。

這是Oscar第四首與Eric Kwok、林寶和張子堅合作的音樂作品,編曲人張子堅今次用了特別手法去處理傳統鋼琴聲音,為《視像見》增添幽默感。MV邀請到劉翁 (Sunny Lau) 為Oscar新歌執導,Sunny加入很多與Oscar往事有關的物件於MV內,勾起大家不少共鳴和回憶。MV更邀請到Chloe蘇皓兒及Phoebus吳啟洋參演,三位年輕人互相帶動氣氛,令MV拍攝順利完成,Oscar亦得到一次寶貴演出經驗。


《視像見》
曲:Oscar Tao/林白言 詞:林寶
編:張子堅 監:Eric Kwok

為何明天今天都不可多見面
唯有約你 到幾點鐘上線
全宇宙停頓 尚要過幾天
視窗中 開軟件

誰和誰打開書簿 空虛未填好
訴苦須扭好咪高鋒角度
未夠親暱都好 反正想到前途
暫時沒法擁抱

當快樂會消失得這樣忽然
如世界也早給污染
每日仍舊有一天明天 無從得知發展
預計很多要事 現在每天 竟可充分睡眠
然後發現變遷 都算做磨練
原來畢業也可免

誰和誰分開堅忍 近日在呆等
間中可收到邀請多慶幸
上次傷心得很 今晚交換下文
話題尚算吸引

當快樂會消失得這樣忽然
如世界也早給污染
每日仍舊有一天明天 無從得知發展
預計很多要事 現在每天 竟可充分睡眠
然後發現變遷 都算做磨練
原來畢業也可免

明明容貌已隔著片紗
若落淚 亦要喝下它
電充多幾格 再問你好嗎

想到目前 想起開心是幾時
還是你我都經已改變
昨日毋用替孤單求醫 然而今天至知
自覺很少見面 現在每位 一一都在面前
如若有著掛牽 不當做閒事
就隔空共你相見

明年同窗會不開於窗框裡面
無法設宴 也親身的去見
如再度團聚 未算太驚險
甚麼都 不蓋掩

Editor's Profile
Iris
Latest Article